Chro's Blog


同じ世界に、立っていたんだ。


终章——我与 OI 的故事

  1. 1. I. Coming to Shenyang
  2. 2. II. First try of Informatics Olympiad
  3. 3. III. Beginning algorithm contest
  4. 4. IV. Advancing to High School Division
  5. 5. V. The summer vacation
  6. 6. VI. Fall and rise
  7. 7. VII. The challenge
  8. 8. VIII. Farewell?
  9. 9. IX. AFO
  10. 10. X. All this long time

2018-06-02:距离高考只有五天了。回想高三一年的经历、退役后的生活,感慨很多。当时这篇文章写得实在太烂太碎,我抽出了一点时间重写了一遍。

I. Coming to Shenyang

2011 年的夏天,听父母说,在沈阳有一所很厉害的学校,叫东北育才。同时,还搞到了当时的几套入学试题。(虽然不知道是真是假……)

然而几个人都没有特别关注,毕竟那时我才五年级。这个暑假,我学习了 VB 语言。半年后,我就开始接触 C++。

小学毕业前,周围不少同学报补课班冲刺育才的入学考试。于是我也就去试了一下,结果成绩是 170/200,分数线是 110……

于是我就开始了在沈阳的中学生活,同时放弃了鞍山的学籍。

当时没有意识到,这场考试就此改变了我的命运,让我走上了一条不一样的道路,认识了一群完全不同的人。现在,我不敢设想「如果没去育才读初中,会发生什么」。

II. First try of Informatics Olympiad

第一次听说 NOI 系列竞赛,是在 2013 年 8 月。而九月开学后,听说学校组织参加 NOIP,没多想就果断报了名,并从老师那里知道了一个叫 WikiOI 的 OJ。(现在改名 CodeVS 了)

没人教,自己刷天梯,写了几十道题。靠一堆玄学知识水过初赛和复赛,拿到了没有什么用的普及组省一——我的第一个信竞奖项。

III. Beginning algorithm contest

NOIP2013 结束后,听说在沈阳有个老师开 OI 班。于是接下来的寒假就去上了几节课。

从图的 DFS/BFS 学起,到图的邻接矩阵、邻接表,学习了最短路问题。这是我听过最早的 OI 课。


2014 年 9 月。第二次NOIP来了。

因为已经有了 PJ 省一,我就报了提高组。

尽管当时由于直升考试来自班主任的压力不小,但我那时的文化课水平还算不错,于是每天翘掉中午的自习,来到机房刷题。

双语校区不允许停晚自习刷题,直到现在我还是感到很遗憾。而我也是直到很久以后才知道每天中午 40 分钟对于算法知识学习来说实在是太少。


初赛还是那么的简单,复赛么……那时候我还没有对时间复杂度的特别清晰的认识,甚至存在「n≤200000,尽管如此 O(n^2) 的算法大概也能过吧」的想法(不要跟我说松爷优化)。

这一届 NOIP,全省共 4 位初三提高组获奖。其中一个当然是我;另外三个嘛?fzw, lbl, xzr。其中 fzw 分数比我高……然而:这时候我还不认识他们

但无论怎么讲,我已经开始期待进省队了。

IV. Advancing to High School Division

2014 年底,先是校长实名加分推荐,我通过提高组省一抢了一个推荐名额,嗯降了 30 分真是很棒棒啊。

2015 年 1 月,直升考试。几乎感受不到考试的压力,只是降分被浪费了……


就这样进入了初中的最后一个学期。刚开学没一个月,报名 APIO 和 LNOI。

LNOI么,利用三分之一规则进了省队,B7。还上了学校新闻(后来的事情了)。

然而 APIO 就被打回原形,什么都不会,19 分苟牌滚粗回家。


话说回来,到这时为止我一直都还没停课。于是省选时我既不会写线段树,也不会写 Trie,更不要说什么平衡树啊 AC 自动机啊什么的。

北校老师管得太严,没机会去机房刷题。

写完作业后常常陷入无事可做的状态,只能自己翻刘汝佳的那两本书和算法导论。在没写代码的情况下学会了线段树。(真是感动。)


这时离 NOI 越来越近了,在邱老师的建议下,停课并来到北京八十中参与了集训——每天被一群神犇虐。只能怪自己菜了。

认识了 zrt。


7 月回到学校,应付了一下期末考试,年级排名掉出前 150,一个月不学数学物理就出现了特别大幅度的退步……

然后是科创班考试,笔试题很难;面试倒还好。或许就是因为面试时交流十分顺畅完全不紧张,我成了「科创班」的一员。

V. The summer vacation

科创班面试当天的下午,我就到了杭州,来到学车中学 (雾),参加第一次 NOI。

然而靠三分之一进入省队的怎么可能会很厉害呢……我连并查集都写挂了……

二试心态爆炸,最终位列成绩表最后一页。

趣味运动会好评。食堂好评。住宿差评。

NOI 后在浙江多留了几天,然后才回家。

VI. Fall and rise

从浙江回来,很快就是高中开学了。

结果接下来的 NOIP,初赛只有 92 分;复赛虽然是省 rk3,但是比 rk2 少了 90 分。

然后我又花了时间搞了一个博客,就是现在你看到的这个博客的前身。

然后就又是一年省选,但是一试二试均完美爆炸,无缘省队。又不能错过 NOI2016,只能买 D。APIO 终于拿了铜牌。


之后我冷静下来,从模板题写起,学了不少新知识。

5月底有多校联训,zrt 来讲课了。前后一共停了十几天课。

作死参加了 THUSC,没进面试。

接下来的一个月在白天文化课和机房晚自习的循环中度过。然后就是 NOI,Cu。

VII. The challenge

步入高二,知道不能重蹈覆辙,加大刷题量,同时停掉晚自习。于是复赛终于上了一次 500,还收到了 THUWC 的邀请。


来到绍兴,第一次参加冬令营。松爷优化印象深刻;考试没 Au 很遗憾(毕竟只要把 T1 的暴力推广一下就又可以拿到 20 分……)。

THUWC,灵光一现切掉 T1,又随便写了写提答题。面试几乎没有准备,但几乎没有什么影响。解锁了无条件一本线。

事后才得知,THUWC 之前,PKU 招生组悄悄来到绍兴抢了一波人……而没有 Au 的同学,招生组根本就没有考虑……


4 月省选 rk4,总分 rk2,第二次进了省队。

VIII. Farewell?

CTSC & APIO 2017 非常凄惨,加起来我只有一个铜牌。发现了自己的许多弱点。

又是一次多校联训,还是被虐。

去江苏、福建参加了他们的省队集训,还是被虐。


然后就是第三次 NOI,有集训队的愿望但没有集训队的实力(包括但不限于知识水平、心理素质、性格特点)。

面对调不出来的 2-SAT 和网络流,就只有焦虑和绝望,无力改变现实。

于是总分就只有 335 分,险些连 Ag 都保不住,退役了。

IX. AFO

高三的 NOIP 是真·最后一次比赛了,不愿错过。所以参加了,而且这次费用全报销。

初赛那天急着回家,只能答一小时卷,不能检查,若干错误。二模后决定停自习去机房。


然而每周能停的课,加起来就八节,而且还总是由于一些原因达不到这个数。

这样的状态,复赛自然是药丸的。也确实翻车了,不完美地结束了我的 OI 生涯。

X. All this long time

高三文化课一年也是我被同学%来%去的一年,无奈。

大大小小 10 次模拟考试再加上数不清的试卷与练习册,使我感到枯燥乏味。

有时我总想:「要是像 SH 和 ZJ 那样高考改革就好啊……」


退校,就意味着高中课堂的结束,即将高考。

不敢相信,这就是我的中学生活。


时光的隧道很远,我们要走的路还很长。

終わり。

最近的文章

NOIP 2017

原本想着趁这次机会跑出来休息一个周末,结果感觉还不如不来。 游记?不存在的。早就没有来到新地方的新鲜感了。 几乎四个月没怎么正经做过题目,代码水平已严重下降,再也不是曾经签一本协议时的巅峰。 这次 Day1, Day2 都发生了很多不好的事情。预感自己的分数可能还达不到初三那次。 最后一次 NOIP…

OI 继续阅读
更早的文章

「BZOJ 4044」「CERC2014」 Virus synthesis

DescriptionViruses are usually bad for your health. How about fighting them with… other viruses? In this problem, you need to find out how to synthesi…

BZOJ, 动态规划, 回文自动机 继续阅读